人民网人民网首页

天气【约堡 6℃-10℃】 【开普敦 12℃-13℃】 【德班 12℃-19℃】
汇率【1人民币=2.141兰特】 【1美元=14.3037兰特】 【1美元=6.6793人民币】

首页 > 七彩南非 >

人民网记者探访索韦托:南非种族隔离时代最大的黑人聚集区

来源:人民网南非公司  作者:张洁娴  时间:2014-10-22 20:57

    索韦托(Soweto)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20世纪30年代初的种族隔离时期,“有色人种”在清晨离开索韦托谋生,长途往返,又在每夜宵禁前回到此地而憩,形成南非最大的黑人聚集区。
 
    虽然就座落在南非最发达城市约翰内斯堡的南边,但对于大多数南非人来说,“Soweto”只是一个耳熟能详而又讳莫如深的名字,是一个不建议靠近的“险恶之地”。许多黑人解释称:白人不允许黑人“打搅“他们的安宁,Soweto就是So Where To(那么我们去哪儿呢?)的简称,不免透露出无奈之意。
  
    但当我向在索韦托土生土长的黑人朋友Eddie求证此说法时,他爽朗地笑言这是“Bullshit(一派胡言)”,并纠正道:Soweto是South West Township(西南城镇)的缩写。也许这正如索韦托本身,一直以来都背负着太多不必要的流言和误解。
 
    很难用寥寥数语具体描述索韦托——这里是南非民主革命运动的根据地,1955年《自由宪章》在此签署,1976年爆发“索韦托事件”;这里英雄辈出,孕育了纳尔逊·曼德拉、德斯蒙德·图图主教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里见证了种族隔离前后的反差,富有与贫穷共存。
 
    据行前了解到,这一地区内基础设施简陋、住房拥挤、贫困问题严重,曾经(或依然)是南非政府面前的一个难题。朋友也多番叮嘱,在安全问题上要多加注意。但真正走在索韦托街头,随处可见热情洋溢的小商贩叫卖,居民自由地在路上行走活动,一派平静祥和的氛围,甚至比繁华冷漠的Sandton更让人有安全感。(当然,是在当地黑人的陪同下。)
 
    而实际上,在南非政府政策的支持下,索韦托地区已培养出大批黑人中产阶级,当地居民生活逐渐得到改善。索韦托人的生活并不如外界想象中那般“水深火热”。无法忽视的现实却是,社会进步带来的福利并没有惠及每一个人,显著的贫富差距依然亟待解决。
 
    半天的时间里,跟随着黑人朋友Eddie的脚步,我们走过索韦托的最穷困区域和中产阶级居民区、熙熙攘攘的市集和现代化购物中心、《自由宪章》签署地和曼德拉故居,也追随着“索韦托事件”中学生抗议的游行路线,一路行驶。随处可见的涂鸦,不经意间听到的黑人歌曲,让我再次认定,在最艰难的时期和处境中,这个民族都无法放弃对色彩和音乐的追随。
 
    短暂的匆匆一瞥,并不足以了解到索韦托的全貌。在走马观花的行程之后,我确定,索韦托还有更多值得我们去挖掘的故事。
 
    现请跟随人民网记者的镜头,一探索韦托今日的面貌。(图/文 张洁娴)
 
 
南非最大黑人聚集区索韦托街头,一名父亲为孩子冲洗身体。

 
同行的黑人朋友Eddie自小在索韦托长大,他告诉记者,此处是早期索韦托地区的唯一一家电影院。一台老式投影机,一堵大白墙,便成了他们的最佳娱乐方式。“当时我看了大量中国电影,比其他国家的电影要多得多”,Bruce Lee(李小龙)、Jackie Chan(成龙)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在种族隔离时期,从索韦托到其他地区需要经过特定关口出入。而由于关口与Eddie所在的居民区相距甚远,这条铁路附近的小道便成为他们的“快捷通道”。“我们习惯从这溜出去,当然了,得特别小心警察,经常是被他们追着跑的。” 
 

铁路附近的这片荒地上,过去曾有不少中国店铺。1976年“索韦托事件”期间,暴乱中有不少店铺被抢,其中不乏华人商铺,华人也因此逐渐撤离。
 

1976年“索韦托事件”发生后,南非政府意识到不能任由贫穷在此蔓延滋生、自生自灭,因而在索韦托地区建立约翰内斯堡大学分校区,让黑人也有机会进入大学接受教育。
 

南非政府除了为黑人提供更多受教育机会外,也开始有意识地培养黑人中产阶级。时至今日,在索韦托的不少居民区都能看到新修盖的房屋。但相邻新旧房屋之间的强烈对比,也映照着不可忽视的贫富差距。
 

Kliptown是索韦托最贫穷的区域之一。Eddie说,尽管随着社会进步,大量黑人的生活逐渐得到改善,但在Kliptown居民的身上,这一点却似乎并没有得到任何体现。
 

座落于西苏鲁广场(Walter Sisulu Square)的索韦托酒店(Soweto Hotel)。
 

西苏鲁广场(Walter Sisulu Square),是南非人民代表大会1955年6月通过自由宪章(Freedom Charter)的地点。自由宪章象征着自由和平等,它指导和鼓励着南非一切民主力量进行斗争,成为1996年南非宪法的基石。
 

 “民族不能有优劣之分,不能有高下之分,各民族都是平等的友好兄弟,一个民族不能欺压其他的民族,提倡民族和睦相处;人民创造了国家财富,人民就应分享国家财富,国家财富不能只是个别人的特殊人享受;土地应该为耕者所分有,反对土地垄断在少数人手里;全体人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都要得到法律的保护;人民必须有劳动和工作的权利;人人必须有安全保障;学习和的文化的大门必须对所有的人开放,全体人民都有得到良好的教育;必须有住宅安全和舒适;必须有和平和友谊。”——《自由宪章》   
 



在南非种族隔离时期,当地华人被定义为“有色人种”,与黑人一样受到不公正对待。Eddie说,小时候他已经有非常多华人邻居朋友。但时至今日,在索韦托已鲜少出现华人面孔。在一家杂货店内,记者偶然遇见两位华人,从广东顺德移民至此,在索韦托已居住十余年。被问及为何选择搬迁到这里,他只是无奈地笑着说“为了生活”。
 

Soweto的Vilakazi大街是世界上唯一一条座落着两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故居的街道。著名的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德斯蒙德·图图主教都曾居住于此。
 

由于游客众多,Vilakazi大街也被外界认为是Soweto“相对安全”的地方。
 

Vilakazi大街两侧的餐厅及酒馆    
 



Soweto地区有不少大型购物中心,其繁华程度与市中心的其他商城相比并无二异。
 


因经济条件改善,不少黑人重新修缮他们在索韦托的住所。
 

此处是一栋被废弃的大楼,过去曾是一座电影院。Eddie说他正计划买下这栋建筑,重建规划,丰富家乡居民的文娱生活。今时今日,不少黑人在走出索韦托的同时,也正试图用自身的绵薄之力,回馈家乡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