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首页

天气【约堡 6℃-10℃】 【开普敦 12℃-13℃】 【德班 12℃-19℃】
汇率【1人民币=2.141兰特】 【1美元=14.3037兰特】 【1美元=6.6793人民币】

首页 > 企业风采 >

南非高价通信资费如何解?中国企业试图攻克“非洲课题”

来源:人民网  作者:张洁娴  时间:2016-11-30 21:34

11月15日至17日,2016非洲通信展(AfricaCom)在南非开普敦举行。人民网 张洁娴 摄

人民网开普敦11月30日电(张洁娴)初夏的开普敦,始于数月前抗议南非高价网络资费的呼声还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一年一度的非洲通信展(AfricaCom)如约而至。不出所料的是,人们再次从这一地区行业盛事中窥见这片大陆通信市场蓬勃发展的缩影——各类前沿科技和先进理念被展出,约400家参展商中有近50家中国公司,其中包括深耕非洲市场的华为、中兴、中国电信等大型企业。

但对于非洲大陆来说,更迫在眉睫的也许是居高不下的网络资费和并不完善的基础设施。非洲市场带给中国企业的课题并不少于机遇。

今年九月,南非电台主持人Thabo Molefe在社交平台发起“打倒高价流量”(#DataMustFall)运动,控诉高价流量费为“光天化日下的抢劫”(daylight robbery),抗议势头强劲,获得公众广泛响应。

南非通信部随即指定监察机构南非独立传播局(Icasa)展开调查,议会举行长达两天的公共听证会讨论此事。调查结果显示,南非网络流量资费相比2010年已下降45%,但仍有下降空间。

南非种族关系研究所(IRR)2015年调查数据显示,南非人平均每月在网络使用上的支出占总支出的25%,远高于国际通信联盟所建议的5%。与欧美、中东、亚洲地区相比,南非数据流量费用居高不下,网络质量却不尽如人意。

南非2015年宽带下载速度可达7兆/秒,平均每月费用为19美元/兆;同比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为27.2兆/秒、1.6美元/兆,俄罗斯29.6兆/秒、0.6美元/兆,澳大利亚16兆/秒、7.6美元/兆,瑞士44.7兆/秒、3.3美元/兆;以色列29.4兆/秒、0.8美元/兆。

与此同时,调研公司Tariffic将南非的移动数据流量费用与金砖国家、肯尼亚、澳大利亚比较,并剔除普遍物价差异,结果显示南非数据流量费仅次于巴西,比这些国家中的最低价格高出134%。

11月15日至17日,2016非洲通信展(AfricaCom)在南非开普敦举行。人民网 张洁娴 摄

Telkom CEO: 南非电信市场缺乏竞争

IRR传播分析师Kerwin Lebone指出,南非高价低效的网络服务归因于该国市场缺乏竞争,国有电信企业Telkom独占被视为通信基础的频谱(spectrum),而其他电信运营商必须从Telkom租借频段,从而导致成本增加。

就连Telkom首席执行官Sipho Maseko对此也并不讳言,他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南非的网络服务资费确实“高得无法接受(unacceptably high)”。他直言,高位定价对于运营商是十分有诱惑力的,很容易习以为常、安于现状,而这样的状态对自身发展是有害的——在日新月异的全球化环境中,若不具备合理的价格定位和优质的服务,流失用户只是早晚的事。

Sipho Maseko分析,南非偏远地区网络普及率低、技术现代化水平不足、市场缺乏竞争是网络服务高价低效的三大主因。“行业自身需要应对挑战,在产品和服务上有所创新,制造压力,激发竞争,从而降低资费。”他说。

11月15日至17日,2016非洲通信展(AfricaCom)在南非开普敦举行,超过40家中国企业参展。人民网 张洁娴 摄

基础网络:中国通信企业帮助降低成本

有别于欧美、亚太地区,非洲电信市场资费高、起步晚,但起点并不低——跨越了从固话、移动电话到数字电话,从2G、3G到4G的发展进程,在无线技术发展成熟的大环境下,非洲正与4G甚至4.5G接轨,未来五年将新增2.7亿新用户,是全球手机用户增长率最高、电信业成长最快的地区。

处于高速发展期的非洲通信市场吸引了不少跨国运营商和通信企业,但相较于中国市场,当地人口分散、网络规模不大,不具备明显的规模效应,对成本的控制则更加苛刻。

另一方面,非洲大陆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并不完备,边远地区信号覆盖不理想,成为一大短板。随着数据与视频业务快速增长,流量发展对基础网络要求越来越高,这一领域恰恰是高投入、回报低、周期长、维护成本高、亟需“耐心”的长期投资。本届非洲通信展的参展中国公司中就有很大比例专注光缆建设,可见已有不少中国设备供应商瞄准这一商机。

当前,南非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建设已形成爱立信、华为、中兴“三足鼎立”的格局。华为和中兴深耕非洲市场,帮助南非主流运营商打造了2G、3G、4G移动网络,并持续推进当地宽带建设。

据了解,除了基础网络建设之外,它们还提供创新的低成本一体化方案,解决边远地区建站在立塔、传输、供电、维护方面的诸多问题。

在中国通信企业与南非运营商此类合作的推动下,南非建网成本得以大幅下降。

华为本地员工(右)在2016非洲通信展上介绍智能家庭。人民网 张洁娴 摄

能源成本:软件定义,智能化管理

除了频谱租赁、建网成本,对于非洲运营商来说,基站发电约占总运营成本的50%以上。因缺乏市电,偏远地区的基站一般通过油机发电,成本大、污染重,节省能源成本一度成为运营商的一大难题。

据华为网络能源产品线智能站点管理系统领域总经理何小敏介绍,华为通过技术创新、智能站点管理降低基站功耗;通过新能源解决方案,提供混合能源供电、“太阳能加电池”等绿色环保方式解决供电难题;通过软件定义、智能化系统管理,精准定位,减少非洲国家普遍存在的偷油漏油现象。

其中,“太阳能加电池”的绿色环保解决方案,可将投资回报周期缩短两至三年;而精细化管理系统,已在4年内为肯尼亚运营商节省成本高达400万美金。

据了解,当前电信运营商能源市场中,华为所占份额在全球及非洲地区均居于首位,南非四大运营商均有部署。但由于涉及到基站改造,运营商的部署节奏并不如想象中快,尤其是农村地区还有待推广。

华为与南非运营商MTN在2016非洲通信展上共同发布窄带物联网。人民网 张洁娴 摄

流量经营:商业模式的创新

面临互联网产生的各方竞争,逐步沦为简单的传输通道、利润被挤不断压、从语音经营向流量经营的转型,这是全球电信运营商正面临的普遍处境。在这一趋势下,运营商如何“开源”,也成为“节流”之外的一大热点问题。

“建立‘全联接非洲’,有时不只是技术层面的障碍,更多是商业层面的障碍。”华为南部非洲市场与解决方案部长陈学军表示,在南部非洲近140家与华为合作的运营商中,超过一半正使用华为的商业咨询服务。商业咨询团队通过增建基站、频谱投入、降低资费、精准投资、商业转型等方案,帮助运营商“把帐算清楚,打通商业逻辑”。

陈学军说,数字化经济时代必定不是独行的时代,是开放、众行的时代。他表示,过去电信系统相对独立,不同接口基本都是私有的,而今后全面“云化”的时代,云业务、数字业务都需要开放合作,共同打造健康的生态系统,实现共赢。

据了解,通过签约音乐、游戏等内容供应商上线“云平台”,华为的软件部门将通过满足用户的消费需求,为南非运营商提供增值服务,助其向数字化运营转型。

与此同时,中兴也联合央视国际、英国内容提供商VU、香港电讯盈科等,以运营分成的模式参与视频系统建设,同时提供内容运营的专业服务,帮助运营商度过初期运营“真空期”。

中兴中兴中东及非洲地区高级副总裁黄达斌向人民网表示,改善南非电信生态,需要当地国家政策扶植、行业力量、市场配置等方面的共同努力。“有待完善的基础设施、多样化文化等因素决定了非洲不能照搬欧美等发达市场的成功案例,”他说,“需要充分理解市场需求,以深度合作为基础,结合业务开发,创新商业模式。”

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地图(来源:中国电信)

八横八纵”:非洲通信网络的美好愿景

同为运营商,中国电信在非洲为运营商和跨国企业提供综合通信解决方案。中国电信国际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欧岩指出,纵观全球通信网络,跨太平洋、到欧洲和亚洲的海缆很多,但到非洲大陆的却很少,非洲基础设施不足,直接导致其网络服务不尽如人意。

为了进一步参与非洲通信业发展,中国电信依托自身的全球网络能力,规划了覆盖整个非洲的“八纵八横”光纤网络。该项目总投资约150亿美元,光缆设计里程约15万公里,涉及非洲48个国家,途经82个大型城市。

据了解,通过整合不断完善的非洲内部通信网络,中国电信将在非洲为运营商和跨国企业提供包括语音批发、统一通信、带宽型业务、互联网接入与转接、云计算、ICT等多种跨国通信产品和综合解决方案,同时计划融合通信全业务运营经验,实施网络运营等项目。

欧岩表示,中国电信将深度参与非洲大陆通信网络规划,发挥自身运营经验和全球网络优势,广泛和本地运营商、通信设备商和政府共同合作,以提升非洲通信的联接性、通达性、灵活性。